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二手资讯 > 事实上杯赛夺冠的偶然性还是要大一些
  在崔康熙看来,一支球队想要夺冠,与其把夺冠设成目标,不如把夺冠看作一种结果。因为只是单纯地设成目标,会不断地给自己制造压力,每输赢一场都会患得患失,但是设置成结果,先把该做的做对了,好的结果就会随之到来。夺冠是“ONE TEAM”整个团队配合的结果,这里面不仅仅包括教练和队员,也包括所有的工作人员,所有跟足球队能够接触有关的人员,还包括球迷,只有大家能在最大限度上达成目标一致,做事的原则一致,所有人在这个过程中的努力才会形成累加而不是浪费。
 
  崔康熙:我接手全北现代之前,球队拿过两个杯赛冠军,进过亚冠半决赛,但是从来没有染指过联赛冠军,最好成绩也只是第四名。当时球队拥有球员的实力在K联赛不算是特别突出的,而整个俱乐部的管理结构,很多决策出台的方式,都不符合真正的足球规律。其实我当时也并不清楚自己能够跟全北一起走多久,但我知道不管走多久,我首先要把这支队伍带到一个有夺冠欲望的道路上来。所以我根据球队人员构成以及赛程进行了分析,决定把当年目标定在足协杯的冠军争夺上,我的运气不错,带队第一年就拿到了杯赛冠军,从而也拿到了亚冠的资格。
 
  你带队第二年就拿到了亚冠冠军,这不得不说是一个传奇,要知道前一个赛季,全北现代也仅仅是K联赛排名第12的球队。你是如何做到的呢?
 
  《足球》:你曾说过,在你刚刚接手全北的时候,情况比大连现在还要糟糕,那么你接手之初的全北现代到底是怎样的呢?
 
  其实大连球迷也非常渴望冠军,哪怕是杯赛冠军也好,请问你能不能把你在全北夺杯的道路在大连复制一次呢?
 
  这个目前来说是无法复制的,因为在这当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别,就是那时候的韩国联赛是没有升降级压力的。2005年的韩国联赛有14支球队,全北拿了12名,2006年第11名,这样的排名都是很危险的名次。尽管在中国也有足协杯,但如果不能在中超联赛保住级,立住脚,什么冠军都挽回不了失去顶级联赛资格的损失,拿到杯赛又有多大意义呢?而且大连目前还不具备双线作战冲击杯赛冠军的实力,所以出于对投资人和大连足球的负责,不能这么做。
 
  这个说起来确实有些惭愧,我带队第一年联赛成绩是第12名,第2年是第11名,虽然我们拿到了足协杯冠军和亚冠冠军,但是并不能够掩饰我们是一个联赛弱队的事实。事实上杯赛夺冠的偶然性还是要大一些,我们那年的夺冠过程也非常惊险,那是在最后补时阶段,由外援泽卡洛打入了一粒绝杀头球,才最终以3比2反超对手拿下了冠军,如果没有那个绝杀,可能也没有后面的很多事。
 
  我之所以做到了亚冠夺冠,是因为我跟俱乐部达成了成绩目标上的统一,我们当时的实力在联赛肯定没有特别强的竞争力,因为第一没有足够的板凳深度,第二我们的年龄结构一般,难以保证在漫长的赛季里都表现出色,最终我们决定在亚冠上拼搏一下,运气不错,拿到了冠军。
 
  这个冠军对于你来说,最大的意义是什么?这两个冠军对于你改造全北有着怎样的影响?
 
  让我有了更多的话语权,以及跟集团要求引援的底气。我们连续拿了两个冠军,说明全北现代具备争夺冠军的实力,但因为都是杯赛冠军,这还不能够完全证明我们是一支绝对意义上的强队,只有拿到联赛冠军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强队,才是真正把全北现代带到一个全新的高度。但在我没有取得成绩之前,想要让集团给予更多的投资,包括对于训练设施和基地的建设,理由都不充分。在那之后,我决定把重点转回到联赛当中,力争把全北的成绩提升上去。
相关推荐